导航菜单
首页 > 散文杂文 > 杂文 » 正文

权力的游戏

每天太阳都会正常升起,都会普照大地,给予世间光明和温暖。

    


    权力是个无处不在的东西,随时随刻都需要面对。

    去菜铺子买菜,要五块钱的菜,称了五块一毛钱,菜贩子可以不要那一毛钱,也可以要,这是他的权力;

    清洁工可以把菜铺子门前的烂菜叶子,早一会扫,或者晚一会扫,这是清洁工的权力;

    菜市场卫生员可以指责清洁工没及时打扫,也可以装作没看见,这是检查员的权力;

    市场老板可以指责卫生员没监督好卫生,也可以不说,这是市场老板的权力;

    卫生局可以……

    总之,这就如同一个游戏一样,谁都身处游戏之中,谁都拥有自己的权力,但同时又被别人的权力制约。

    有人会说,那些当大官的就不受制约!真的吗?举例就不用了,但别忘记一个词语,“权利”,你手握权力只谋取自己的利益,一旦损害到别人的利益,你这个大官也就快到头了。转头看看中国历史,皇帝都能被推翻,更何况大官乎。



    清朝末年,清政府将大片领土割让,最后落个千古骂名。

    对于清朝统治者来讲,这个骂名可实在太冤枉。因为清朝,那是“家天下”的时期,全国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百姓统一归清皇室所有,人家愿意给谁就给谁,当时全国上下都认可的。可这又能怎么样,连那个大“卖国贼”李鸿章都看不下去。签订《马关条约》之前,李鸿章非要皇帝说清楚最多可以割让多少土地;皇帝给他“便宜”之权,可李鸿章却依然要皇帝说清楚。

   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,权力是个好东西,但有些时候也是咬人的。


    当年日本人说三个月灭亡中国,最后八年都没灭亡掉。

    其实在这里有个问题需要更正,所谓的“三个月灭亡中国”,并不是占领全中国,而是强迫国民政府承认所谓的“满洲国”。

    对于蒋家王朝来讲,东北已经被日本占领了6年多,承认与不承认都无关重要。但是老蒋这次还是玩命了,在打淞沪会战的时候,不但把黄埔系的军队差点打光,各军阀的军队也差不多打残了。最后,连国都南京都打丢了。——老蒋被日本人打的如丧家犬一样的四处乱窜,可就是咬着牙不承认满洲国独立。这又是为什么?

    在这里我们不谈老蒋的个人道德,而是强调一点:中国当时的政治体制已经不是清末的体制了。

    清朝末年那种皇家说把土地给谁就给谁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返,国民政府没有将土地割让的权力,权力受到了各个阶层的约束。



    清朝以及以前的王朝,皇帝打着百姓的旗帜为自家谋取利益,因为他的权力来自于祖传。

    国民政府的权力不是祖传的,而是来自于社会各个阶层的支持。

    准确的讲,谁承认伪满洲国,谁就是卖国贼。汪精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   受到约束的权力,对当权者是痛苦的,但对国家、民族、团队等都是有好处的。


    中国封建王朝,年龄最长的应该算是宋朝,两宋总计310多年。

    有人说是周朝,两周合计700多年。

    好,对比一下。

    周朝天子的权力明显受到的约束更多。


    现在回头看看世界上的长命国家,小国威尼斯,他的寿命是两宋加两周的总和:1100多年。

    看看威尼斯的政治结构:

    总督,或者国王。终身制,议会选举出来的,他的后代不能再当总督。

    议会的选举更是奇葩:比如要选举50名议员。首先,先由百姓推举100人,然后由100人选举10人,再由10人选举5人,再由老天爷(抽签)选5人,然后由选上的再选5人,再由老天爷选……我的上帝老天爷妈爷子啊,整个选举早乱套了,根本不可能暗箱操作;因为谁都可能随机当选,因为谁都不知道老天爷会选谁,已经落选的随时都可能复活……对了,已经选上的,最后也可能面临被选掉的危险……如果有一个议员中途死了,那么再推举100,再选10人,再落选的抽签,再选5人……

    威尼斯主要的权力机构的产生真是奇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但就是这样奇怪的制度,延续了威尼斯1100多年的时间,最后在拿破仑的刺刀下进行了“全民公投”……

    看看威尼斯为什么长寿,因为把权力非常好的装进了制度的笼子,而这个笼子的编制是那么的奇葩,以至于任何人都不可能操纵。

    别以为当选了就万事大吉了,错,当选之后受到的制约更多,而且更痛苦……自己去翻资料吧,我就不说了,太复杂了。



    只需要随便翻开古今中外的资料,做一个简单的对比,我们马上就会明白一个道理:

    一个长寿的、健康的国家或者团体,必定有一套约束权力的制度,而且这个制度是行之有效的。

    对于那些既得利益的当权者来讲,肯定是极力反对将权力放到笼子里,因为这损害了他们的利益,但一个团体想要长久的健康发展——

    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,是每个成员的责任!

    其实要做到把权力放入制度的笼子,很简单,只要我们明白:

    我们是为一个团队服务的,而不是为了某一个人——这就足够了。


    权力就如同一个游戏,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脱。但在这个游戏过程中,我们要明白——

    我们是游戏玩家,而不是被游戏玩的人。
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夕阳西下,我不但感谢她普照万物,更感激她赐予世界如此美景。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